首页 »

【政情】中纪委常委密集变动的意义

2019/10/10 5:30:40

【政情】中纪委常委密集变动的意义

上周,中纪委十八届五次会议刚为今年反腐工作部署了重点工作。会议刚一结束,纪检系统的人事变动潮就来临了,身为中纪委常委的姚增科和崔少鹏几乎同时转战地方:监察部副部长姚增科空降天津接替臧献甫任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而中纪委秘书长崔少鹏接替“另有任用”的陈伦,出任吉林省委常委、纪委书记。

 

十八届中纪委常委变动幅度大

 

笔者梳理后发现,在这两则人事变动之后,悄然创下了一个纪录:自2012年底十八届中纪委常委产生以来,已有十余人的职务发生调整,如此大幅度前所未有。在十六届中纪委期间,曾有沈德咏、马志鹏两位常委调任上海、北京市纪委书记,而十七届中纪委则没有常委外调情况。

 

因此,有必要回顾一下,这些中纪委常委们职务变动的情况。

 

2012年底选举产生的十八届中纪委常委,共19人,有12位来自中纪委监察部(中纪委书记1人、副书记8人、中纪委秘书长1人、监察部副部长2人);当选时另外7人分别来自最高法、最高检、审计署、中组部、总政纪检部、中央直属机关工委、中央国家机关工委。不难发现,除中纪委监察部外,这些部门也是反腐败的重要职能部门。

 

与此前中纪委常委职务相对稳定外,本届中纪委常委的职务却经历了较大变动。比如,原中纪委副书记王伟调任国务院三峡办副主任(正部长级),其职务由上海市原纪委书记杨晓渡补位;原中纪委副书记李玉赋调任全总党组书记后,公安部副部长刘金国当选中纪委副书记;更引人注意的是,总政纪检部原部长刘滨,去年底平调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但他的中纪委常委名额并未补选,使中纪委常委人数减至18人。

 

还有一些人在仍然保留中纪委常委头衔的前提下,也经历了任职变动:比如张纪南原任中组部副部长,2013年4月调任中编办主任;审计署原副审计长侯凯空降上海任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察部原副部长黄晓薇空降遭遇官场“塌方”的山西,执掌省纪委;再者,便是上周履新的姚增科和崔少鹏。

 

职务调整常委头衔是否保留

 

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职务发生变动的中纪委常委,有的仍兼任中纪委常委,有的却卸下中纪委常委职务,这又是为何?

 

这与他们职务变动的去向有直接关系。职务调整后,干部继续留在纪检监察系统任职或在部门内从事与纪检监工作的,一般保留中纪委常委职务,如果调离纪检监察系统,则不再担任中纪委常委职务。

 

以上述的王伟、李玉赋、刘滨三人为例,三人的去向分别是国务院三峡办、全国总工会、北京军区,其所在部门均不直接和纪检监察工作产生业务关联,因此,卸任中纪委常委也在情理之中。

 

保留中纪委常委职务的张纪南、侯凯、黄晓薇等人则不同,去向都和纪检工作直接相关。侯凯、黄晓薇等人更是主抓所在省份反腐倡廉工作,事关重大,保留中纪委常委,也在情理之中。

 

中纪委常委能带去什么

 

在这些变动中,最受到关注的,无疑是那些“空降”到地方担任省级委书记的中纪委常委。

 

简单梳理发现,四位赴地方任职的中纪委常委——侯凯、黄晓薇、姚增科、崔少鹏都是“60后”,年富力强。四人之中,黄晓薇、姚增科在纪检系统工作长达数十年,都担任过纪检监察室主任等职务,负责查办过许多大案要案。

 

中纪委空降纪委书记,被外界解读为布局地方反腐的重要一环,其调任地也颇为考究。上海和天津均是经济和政治地位举足轻重的直辖市;山西去年刚刚经历7名省级官员落马,腐败余毒尚未厘清;吉林则是山西的一个反面,十八大后还没有省部级高官落马,具有特殊的“标兵”意义。

 

此前,媒体在解读“空降”纪委书记时,往往聚焦于,这些纪委书记作为“外来户”与当地利益纠葛少,人情牵连少,没有“牵绊”和制约,有利于办案和进行执纪监督。

 

此次,姚增科、崔少鹏“空降”则有所不同,这是中央纪委体制机制改革的重要体现。改革前,地方纪委系统接受同级党委和上级纪委的双重领导,但纪委的人事提名、推荐权往往是掌握在当地党委手里,省级纪委书记的产生流程一般是由省级党委推荐,再向中央报批,且多由当地资深官员担任。

 

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中指出:各级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和考察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刚刚闭幕的中纪委五次全会上,对此又有了新的表述:实行下级纪委向上级纪委报告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情况制度,制定实施省区市、中管企业纪委书记、副书记提名考察办法。

 

因此不难看出,中央纪委体制机制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上收纪委书记、副书记的提名,强调由纪委会同组织部门进行。这种变化的一大表现就是中纪委的干部奔赴地方,挑起地方反腐重任。如果说黄晓薇赴山西任职,还带有“救急”的性质,那么此次的天津和吉林并没有表现出集中的腐败问题,姚增科、崔少鹏的“空降”更多的是中纪委落实上收纪委书记提名权的直接体现。

 

值得关注的是,千万别以为中央“空降”纪委书记的影响边际仅在省部级这一层,更深远的影响还在于对省、市、县一级纪委常委的分布调整起到示范作用。经过连续“空降”省级纪委书记,考察提名纪委书记的程序正在走向成熟,制定实施省区市、中管企业纪委书记、副书记提名考察办法的工作也将有条不紊的开展,并有望在今年取得较大突破。

 

所谓“上行下效”,待办法真正出台后,类似的“空降”纪委书记还会再次出现,上级纪委向下级纪委派遣纪委书记、副书记将成为新常态。因此如果有一天,省级纪委的某位官员空降到地级市任市纪委书记,我们不必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