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李惠堂:被遗忘的中国足球“球王”

2019/10/23 6:49:07

李惠堂:被遗忘的中国足球“球王”

 

在上世纪40年代之前,中国足球水平曾在亚洲睥睨他国。对此,李惠堂可说居功至伟。他不但是当时中国足球风气的带领者,也是开启中国甚至亚洲足球运动的主要功臣之一,代表了中国足球的“黄金时代”。

 

1936年柏林奥运会,中国代表团旗手正是中国足球队队长李惠堂。

 

李惠堂和他获得的奖杯。

 

差一点加盟欧洲顶级联赛

 

1936年8月22日,在一场90分钟的友谊赛后,法甲联赛传统强队红星队的主教练做出了一个决定。他准备把对方球队的一名前锋买下来。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前锋虽然没有进球,却让红星队的球员大吃苦头。

 

这名球员并不是体格强壮的欧洲球员,也并非来自传统足球强国,甚至他连一名职业球员都算不上。他叫李惠堂,是一位中国人。这次他是以中国足球队队长身份,率队从中国千里迢迢来到德国柏林参加奥运会。可惜首场就以0比2输给英格兰队,止步首轮。完成奥运使命后,李惠堂和队友们开始在欧洲巡回比赛,同时挣一点路费回家。

 

跟红星队的比赛是此行第五场友谊赛。上半场,红星队就以1:0领先。下半场风云突变,在李惠堂的带领下,国足由杨水益、冯景祥两名前锋连入两球,以2:1反超。李惠堂在比赛中策动多次反击攻势,给对方造成了很大威胁。可惜终场前10分钟,被红星队再进一球扳成2:2,国足错过了又一次战胜欧洲职业队的机会。

 

比赛结束后,红星队主教练在更衣室找到李惠堂,希望他加盟红星队。来看看红星队为这名中国球星开出的条件吧:月薪2500法郎,签约费25000法郎。但出人意料的是,加盟欧洲顶级联赛的诱惑和优裕的待遇,没能打动李惠堂。他婉言谢绝球队好意,说自己年龄太大了,马上就要退役。

 

这桩让中国球迷至今扼腕的转会买卖,最终没能达成协议。这可能是中国球员在民国时期最接近加盟欧洲顶级联赛的机会。如果李惠堂当时答应,中国足球的留洋史将推前几十年。

 

看戏要看梅兰芳,睇波要睇李惠堂

 

李惠堂在欧洲一战成名。事实上,在当时的亚洲足球界,他早已声名斐然。在不少中国球迷心目中,他是如神一般的存在。在他如日中天的时候,他被球迷奉为“球王”级的人物,“看戏要看梅兰芳,睇波要睇李惠堂”就是从那时流传开来的。

 

李惠堂出生于香港铜锣湾大坑村,自幼喜欢足球。1921年夏天,他代表大坑村童子会参加了由香港南华队主办的足球赛并被选拔出来。他第一次亮相国足是在1923年,参加在日本大阪举行的第六届远东运动会,并赢得了冠军。自此,李惠堂场场首发,直到他退役为止,国足主力位置从未旁落过。

 

李惠堂的世界成名作,是在同年7月随国足首度远征澳大利亚时完成的。在澳洲进行的全部24场比赛中,李惠堂全部首发,个人独进30球,几乎占了全队总进球数的一半。8月18日,他对澳大利亚国家队上半场比赛的进球,令他成为国足史上A级赛进球最年轻的球员。

 

坊间一直传言说李球王在职业生涯中共出赛1000多场,射进1860多球。这恐怕是一个永远也无法去证实的神话。但从已有的资料中仍然可以确认,他的得分能力在中国足球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足球场上的“抗日先锋”

 

1934年最后一届远东运动会,李惠堂以队长身份出征。当时中国的东三省已经落入日寇魔爪,而足球的决赛恰好在中日之间进行,李惠堂在比赛结束前打进关键进球,帮助中国队以4:3击败日本队,国足连续第九次捧起冠军奖杯。李惠堂后来回忆说,这是他足球生涯中最重要的进球。他也因此被球迷们视为足球场上的“抗日先锋”。

 

1936年国足首度参加奥运会,李惠堂当仁不让出任队长。因为舟车劳顿,柏林奥运第一轮,国足遭遇足球劲旅英国队,国足也以两球败北,无缘进入下一轮。

 

1941年香港沦陷。李惠堂拒绝为日本人踢球。次年春天,伪满政权成立10周年,汪精卫特命宣传部长林柏生致电李惠堂,特派专机邀请他和南华足球队去南京义演,并恳求李惠堂留在南京主持教务工作。李惠堂当即回绝,并在友人的帮助下逃离香港回到老家广东五华。他组织了一支“老柴”足球队,在广东各地巡回表演,宣传抗日,为抗战募捐。

 

1943年,李惠堂和一批球友参加了广东航空建设协会足球队,两年时间内在广西、重庆甚至越南等地举办足球义赛共计138场,所得款项全部捐出作赈灾及劳军之用。在另一条战线上体育救国,李惠堂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首个华人国际足联副主席

 

退役后的李惠堂依然活跃在足球圈,他是中国第一位足球评述员,自1941年10月起就为香港电台主持每周五晚的足球节目。

 

除了评球外,李惠堂也是国内第一位著书立说的球员,著有《足球经》《球圃菜根集》《香港足球五十年》《足球技术》《足球规则诠释》《杂果盘》《足球登龙术》《足球读本》等,可谓相当高产。此外,他还积极著文在报刊上阐释教育理论、宣传体育运动,在香港、上海多份报纸杂志上还有他的文章和专栏。

 

他是华人中最早提出“足球即国球”概念的人,在公开演讲和著书立说中,他不但指出足球可以促进中国体育风气,还认为中国人的体型绝对适合于发展足球这项世界主流运动。

 

1947年,李惠堂创立香港华人足球裁判会,并连任六届主席。1948年,李惠堂再度出任国足主帅,率队参加伦敦奥运会。奥运会后他并未与球队一同回国,留在英国参加高级教练研修班及国际裁判考试,考出了90分的最高分,成为第一位获得国际裁判资格的中国人。

 

新中国成立后,贺龙曾邀请李惠堂做中国国家队主教练,因种种原因未能成行。

 

1954年亚运会期间,亚洲足球联合会宣告成立,李惠堂获选为首任秘书长,一直任职到1965年。1966年,他当选为国际足联及亚足联副主席。

 

1979年的一天凌晨,晚年一直被糖尿病、肾病、癌症等多种疾病折磨的李惠堂,病逝于香港圣德肋撒医院。

 

李惠堂育有5子3女。次子李育德绰号“太子”和“拉车佬”,也是上世纪50年代香港首屈一指的中锋,他和其他前锋组成的南华锋线,是当时亚洲最顶级的配置。六子李炳德则是上世纪60年代香港著名的后卫。真可谓,将门虎子,一门三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