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彩虹”之走红能否为当代合唱找到“钥匙”和“指南”

2019/10/23 8:04:19

“彩虹”之走红能否为当代合唱找到“钥匙”和“指南”

因一首 《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 的合唱歌曲而红火的上海彩虹合唱团,似乎一发而不可收,非但“爆款”连出,且演出频度让专业合唱团都自叹不如。下月中旬,彩虹合唱团又要以主题演出《永恒与一日》,成为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今年首创的《春“艺”盎然》系列的首场演出,据悉,所有门票在三分钟内被秒杀一空。一支非职业艺术团活跃如此,让上海的春天舞台更显年轻。


“彩虹”为什么这么火,一时成为圈内外热议话题,更成为值得深思的文化现象。


彩虹室内合唱团是一个由在职的业余爱好者与几位音乐专业出道人士组成的合唱团,由于成员来自城市不同角落,他们一周才能凑到一起排练一次。然而就是这样一支民间音乐社团,能够多次开进上交音乐厅等城市代表性剧院演出,它与其他业余合唱团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其旺盛的新曲“孵化”能力,而且,他们创作的新歌跟西方和中国经典合唱歌曲的路数迥异,表达的是城市青年人群对于生活的感悟、喜乐和期待。上一次他们的新年音乐会结束,新创歌曲《春节自救指南》在腾讯视频一家上的点击率很快就超千万次。


认真听完这首歌,有被年轻的歌声和歌词“撞”了一下腰之感。全曲只有一架钢琴主伴奏,很多时候是无伴奏合唱加上一点阵形变化和肢体动作。歌词好在哪里?针对当下社会和青年生活热点,把春节回家所遇的逼婚以及关于工作、出国、二胎等问题的烦恼和纠结和盘托出,用幽默谐谑的表达方式,传神地刻画出当下年轻人的困顿、迷茫和希望。从传统合唱艺术的角度来看彩虹合唱团的歌曲,很难界定其艺术属性。因为它们已经跳出了传统概念里的艺术合唱范畴,其中不乏娱乐搞笑元素,比较新鲜热辣,比较浅显通俗。也难怪有人评价说,彩虹合唱团的演出过于娱乐化,只是依靠一层幽默包装来博得年轻人一笑而已,有那么点“哗众取宠”的味道。然而,正如“彩虹”当家人、指挥金志成所说,带有娱乐性的歌曲不一定是无价值的。就像《春节自救指南》 既是自己30岁的人生写照,也是当下许多年轻人的真切感悟,虽用了一种带有娱乐化的风格把年轻人面对生活窘境的无奈心情表达了出来,但从观众毫无保留的掌声中,可以判断此曲赢得了情感共鸣。更何况,歌诗和合唱,本也有“合为时而著”之功能,贵乎“直抒心声”。在这一点上,“彩虹”的歌唱并非凭空而生的异数,而是自问世起就契入了城市年轻人的心里,所以自然就有了拥趸者、有了市场,并且进入不断推动新歌再生产和演出的良性循环。


尽管还远算不上完美,但我还是要为这种“接地气”、有着年轻人呼吸之声的尝试鼓一鼓掌。艺术有严肃的一面,也有娱乐的一面,关键看歌曲的可听性和所表达的主题能不能被充分认可。“高大上”如果不接地气,真的高高在上,硬要把自己圈囿于庙堂之上,曲高和寡,脱离大众,那样的“严肃”歌曲,怎么会有活脱脱的生命力?

上为维也纳童声合唱团、下为中国少儿广播合唱团


由“彩虹室内合唱团”的爆红,禁不住再对合唱艺术多说两句。合唱歌曲作为声乐艺术的重要样式,曾经创造过辉煌,尤其在各历史阶段都有优秀的合唱歌曲诞生,如《义勇军进行曲》《黄河大合唱》《长征组歌》《接过雷锋的枪》等。像维也纳童声合唱团、中国少儿广播合唱团等名团则被称为“歌唱的天使”,在展现声音魅力方面成绩卓著,广受欢迎。“彩虹”作为演出市场上的一支新力量,把城市合唱的内涵和外延都做了延展和多元化,也是合唱艺术在当下的有益发展。


《孙子兵法》中有一句话:“兵无定势,水无常形”,艺术何尝不如此?平心而论,在艺术快餐化之风的影响下,合唱艺术有过低迷,也有过演出内容不断“炒冷饭”、年轻观众大量流失的尴尬。彩虹合唱团这样不起眼的业余合唱团火得如此热烈,对于此,我们不要急于去吐槽。如何从中思考当下这个时代合唱歌曲的出路,倒是更为必要和迫切。


《人民日报》曾对《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 发表过评论,其中有一句话说得很到位:“当听众尾随表演者一同进入‘找钥匙’的情绪胡同,生活情感的艺术表达让音乐回到原初的坐标”。这或许点出了彩虹合唱团为何“火”的原因。


本文组稿、编辑:伍斌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东方IC 腾讯视频 浙江广播电视网  图片编辑:曹立媛